星期二, 3月 06, 2007

學習

從隨機客的課堂上,我想可以學習到很精采的演算法與資料結構,這是無庸置疑的,但是他更想教給我們的是做學問的態度,原因無他,我上課只有半年,但是做學問可能要做一輩子,顯然,他所述說的,與我從Josh看到的金次述說強調重點不同。

不要做一個verifier,而做一個prover或presenter,此乃知易行難的事,以我的聰明才智,我還要學很多很多才看會不會用嚴謹的數學語言證明某些事的存在。我從高二開始教別人寫程式語法,到大二教人學習寫C++(以程式語言的角度),有時候在準備時,真的深深的覺得,懂了並不代表你可以很嚴謹的說明出他是什麼,以前我總是討厭嚴謹的東西,現在回頭想想,嚴謹的東西才能讓自己的思考趨近於完備。以教授一個"物件"的概念,我還是翻了"世紀末軟體革命"的chapter 2,我才照本的宣科的解釋(再加上自己的見解與舉例)。現在想想,我的學習和教授兩件事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。

---
昨天當場務太累,連複習都沒了...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