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8月 05, 2010

Perfume, allents

想來想去,還是用這個標題好了 :) (這是篇個人情感文,不想看可以趕快跳過 XDXD)

約在一年多前,我認識了 allents,呃,其實嚴格來說,他是我高中社團學長,但是我們其實不熟(就跟我一開始跟 Josh Ko 的情形一樣)。我認識了 allents ,然後他的隨口說說,我邁向了開始聽 Perfume,變成穩定歌迷的路。

如果在一年前的那時候跟我說,我可能會很喜歡 Perfume ,甚至會變成愛好者,我是會相信的,因為我是一個很奇怪的人。

該怎麼說呢,這一年多來,我聽音樂風格有很大的轉變,從以前一開始的 孫燕姿, Mai Kuraki -> Do As Infinity -> 張懸, Linkin Park -> mihimaru GT -> Perfume (各取代表人物),我也蠻想知道我的聽歌風格是怎麼樣,但是就簡單的來說,在台灣的可以開演唱會,在日本的至少可以上 Music Station Super Live,我覺得都還算是蠻正常的路線,而 Perfume 對我而言意義重大的原因是,我一直嘗試在跟別人走不一樣的路,聽歌也盡量聽的越怪越好,但是剛好在聽 Perfume 的時候,給了我一個喘息的機會,好好的思考。

為什麼我要聽音樂,我想聽怎麼樣的音樂。

其實很早就知道音樂是聽不完的,只是不想承認而己,或許聽歌就像解 NP-Complete Problem 一樣,我們沒有辦法找到最佳解,但是我們可以決定一個策略,讓我們很接近最佳解。或許我聽了太久人聲,但是我又不想聽古典樂(並不是我覺得古典音樂不好,而是到目前為止可能還是沒有愛。),很意外的,就在一個這樣子的時間點下遇到了一個恰當的出口。

人的聲音其實很複雜,對我而言,很像把很多個單調的頻率複合(compose)在一起達成一般人所謂不錯的效果(唱歌渾厚,高音怎麼樣怎麼樣的),電音相對簡單,與其實說簡單,不如說固定,一個噹噹噹,一個登登登就是一個聲道,這也造成我聽到某些的電音,必需很仰賴快或起伏強大來造成情感上的變化,因為聲音過於單調,電音變的很難讓人接受。就另外一個點來說,人聲聽久對我而言也是難以接受的,原因就像我之前提的,對於聲音的詮釋,是不是具有可替代性,這個我想到目前為止對我而言也是一個無解的問題。

聲音組合相對乾淨,而人聲冷冷不帶感情,這就是我對 Perfume 的第一感覺。不過這個部分,我想留到以後再說,我還有很多 Perfume 的文章要寫呢 XD。

allents 可以說是我這一年多來認識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也說不定,去掉 Perfume 的話,我們話題會少很多,但是還是剩下很多 (笑) 覺得還蠻難得遇到各方面大想法相像,小部分想法差異甚多的人,這在講話的時候很省力,可以很快的進入正題,把事情好好的討論,而就情感上,我不在訴諸於這裡,只能說,我很感謝感謝他 (如果有看過 Perfume 演唱會,請把 A~Chan 的 "紅豆泥紅豆泥阿里阿豆" 代入,相信會得到一個不錯的映象),在對的時間,認識對的人,遇見對的事,這大概就是我的感覺。

對於我自己而言,我覺得我是一個台客,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人,我想,就這樣子繼續下去,讓自己的思考趨近於完整,賣弄文字,或許有一天會發現真正的自己其實是簡單自然不過的,我總是對自己說,知道和承認是兩回事的。

下筆的此時,希望自己的接下來一年可以好好的過下去,繼續為 Perfume 撰寫一系列的文章吧。(不怎麼專業的嘴炮文 XD)


---
虎頭蛇尾。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