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5月 11, 2010

八百萬種死法

Eight Million ways to die.

紐約是一個有八百萬人的城市,如果有八百萬個故事,理所當然會有他媽的八百萬種死法。

我並不打算描述故事本身的內容有什麼,只是想提出一些有趣的事。一個小說的故事如果接近真實,會比較少人看的,因為冷硬無趣,我在 Perfume 的文章就說過,其實大部分的人生活是很平靜的,沒有什麼特殊之處,我們是不可能硬為自己製造出特殊的故事,大部分的人生活就是如此。而這本小說就是這樣子的小說,真實人生其實充滿了缺陷,然而我們在自己認為的錯誤中不斷的前進。

另外一種常見的小說寫法是,主角相當的不錯,不然就是你不太可能變成那種人,個性上雖然說不上完美,但是也算是非常不錯的,而這種小說的故事通常會比較精采,但是我看完這種小說通常忘了裡面在說什麼 XD。因為我的感官已經麻木了。有的人看小說為的是體驗另外一種生活,我看小說則是希望透過另外一個方式更為接近現實。

一百個華麗故事描述對於一個平靜冷酷的現實述寫。我想,我看到的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故事。

還是來寫一些有關推理小說的事好了。其實這本書不算是本格推理(就是你認為該有的元素都要有,有福爾摩斯就要有華生,犯人一定列舉過的,不能有不合理之處,線索不能突然跳出來之類的),推理小說其實後來出了相當多的說法,不過我一點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,一個小說的故事是不能描述一個符合現實的社會。日本非本格推理的小說我覺得我看過最有印象的大概是 宮部美幸 的 "模仿犯",這兩種完全走向不同的方向,當然,我覺得模仿犯的故事性還是強烈了些。以八百萬種死法來看,我覺得,如果一本書可以用平淡的描述完四百頁,而肯閱讀的狀況下,是相當能夠說服人的。我的文字不行,充滿了組織般的華麗(簡單的來說,就是空洞)


---
結果變成亂寫 XD。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