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5月 06, 2007

專題

最近有老師開始詢問我專題,也有老師開始詢問我是否要當TA,當然,我很遺憾的是兩個我都得說對不起,我可能不能做。

專題還是得做的,自從我開始寫VHDL開始,我蠻熱情投入這塊領域的,跟著老師課學習真的很高興,別人說的Computer Organization and Design: The Hardware and Software Interface 3/e這本一開始我試著自己看完全看不懂,到現在隨意翻翻大概猜的出來在做什麼,也大概猜的到MIPS是一個架構,裡面以描述他為主,我雖然還沒看,但是我很希望我可以在暑假實作出一台簡單的MIPS(希望VHDL可以承受這樣子的複雜度,還沒看不知道,呵),我也很高興我能學數學,在系上有好老師真的很高興(當然也不乏讓我提不起興趣的老師:) )

於是我開始問自己,我想要學什麼,以及我以後想要做什麼?我曾對別人講過,資工人強在Computer Organization, Operating System, Complier這條Computer Science督脈,並不是別的系說轉進來說插入就插入的。

Computer Science由Josh和我討論的結果(不如說是他傳述給我的XD),一條是由Data Structure, Algorithm, high programming language 甚而到software enigeering 一條純理論路線(這脈的描述似乎有所欠缺)謂之Computer Science 之任脈,而督脈指的是由數位電路而上(電子學而上也行),到Computer Organization & Aritchture 進而到Operating System 進而到Application Software,中間還穿插了Complier。而這兩脈各自獨立卻又緊緊交錯,形成了Computer Science這個學門(當然,把Computer 變成Computer Science,Knuth 的TAOCP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關鍵)。

那麼我開始問我自己,我到底在這些年學了什麼東西,答案是我什麼都沒有學好,都有學過但是不夠紮實,為什麼我現在熱衷學習督脈這一條而專題不走這一條呢。

我不想放棄我學到一半的東西,我在programming這條路我已經快學到OOP了(當然,我希望可以的話我想學OOA, OOD)。

我在C++ programming這條路走的甚久,甚而可以追溯到我高中時代,我現在的想法很簡單,我連design patterns 都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(離應用還差的遠),為什麼我現在要半路放棄我學到這樣子的東西呢,我決定先學完,我要把這條路走到告一段落,但是我不否認這些東西的重要,所以我到暑假我要先把我認為的計組學到告一段落,大三繼續把這條我還沒走完的路走完。我書架上的書也是以programming,現在不消化完豈不太可惜,我想把這條路完成,我不想放棄。計組呢,我想留到研究所會再做進一步深入的,如果可以,我想為資訊基礎教育盡一份心力。如果我有那個能力念到博士,我想學兩條脈的交錯與整合,或許我的想法是錯的,我想我會努力下去。

研究所想去那...?我想去台大,這願望是蠻狂妄的,我不否認,但是我不認為不能實行,為什麼要去台大? 台大對我而言並不是那麼具有吸引力,但是我覺得與Josh討論是個不錯的決定,Josh對我的吸引力可能比台大還大,他如果在那處我就去那處,就這樣子而己。

所以我的暑假計畫很簡單,照我自己列的書單與目標,每天在學校念書,一一擊破,開學繼續走向軟體這條路,計組聖經本也在我的範圍之內,至於具體計畫,我想我過一陣子才會想出來,或許不會,我的生活不是那麼具有計畫。

---
好像寫太長XD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