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1月 14, 2007

感觸

我突然想到葉秉哲在他blog對於"世紀末軟體革命"發說的話

略事為文,紀念那紛承的時代(我忘了,但是我不想查,就讓我做個不專業的人吧)

昨日和Josh聊了很多,進來大學也有一年半了,除了對目標更明確之外,也放棄了很多事物,專心的朝目標邁進,似乎,也回不去高中可以單純笑容的時代了,但是總是得面對現實。如果不長大,把大學當高中念,似乎就沒有那大學的意義了,我只能告訴自己,努力吧

偶發看到自已在國小的作品,真的只能說自己少不更事,不出社會不知道世界之大,但是看看,也是會發出微笑,原來我也曾年少輕狂過? 曾經當個白目小孩,或許是個更好的說法

有一天,我高中喜歡的人傳msn給我她很遺憾,我對她說,我和你的感覺只停留在那個時代,現在這一切,離我都非常遠了,就讓那些事停留在那略事紛承的時代吧。

--
當然,我和Josh最大的不同是,我是"好吃懶做"型XD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