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5月 05, 2010

最近

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過的正常一點。

其實有些事也不知道怎麼說,好不容易決定自己要走 Compiler 相關研究了,如果細分的話,我會把 Compiler 分成 From-end, IR optimization, Back-end,但是其實對 Programming Language 的研究真的了解嗎,其實我一無所知 (Josh Ko 說是帶我參觀,不過我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太混了 ...),決定還是該好好的專心研究吧,針對 VLIW Compiler ,邊做邊想 Functional Programming 是否能用 (對,我就是那個有了槌子就什麼都想敲的人 XD),只是邊做邊想會不會很對不起 scm 呢 ? 唉,真是三心二意的娘們啊 ...

IR optimization 本身會拆成數個 phase ,每一個 phase Input/ Ouput 是一樣的,只是重新做一些更動,以 basic block 來分,分為 local shceduing & global scheduling ,而 Instruction Scheduling & Register Allocaiton 是互相問題,通常做完一次之後,要再 rescheduling 一次(其實幾次都可以,只是看有沒有必要性),而在這個領域上可以用的工具大概就是 Graph Theory 與 組合最佳化。其實從這個過程中,認清了自己什麼都不會,沒有辦法深入去解決一個問題是我最大的問題。

Trimaran 的 Elcor 是一個針對 VLIW 的 Compiler ,Target Architecture 是 HPL-PD ,為了學會怎麼改它,竟然因此學會基本的 gdb 與 gdb script (Python Binding 研究中),不過到現在還是不會改,只能說 C 與 C++ 混合的 code ,再加一堆 global variable,實在是難以定義,不過大概有個頭緒了。

Precision-Timed Machine ,不如說是一個 Computer Architecture ,聚集各方大全(就是很多 paper 啦),嘗試在 hard real-time embedded system 做,consider time as a function to predict and repeat. 使用的技巧是 deadline instruction ,但是我抓不到這篇 paper 想要解決什麼問題或目的,因為感覺上我目前所看到的點,利用現有系統就可以解決了,那麼為什麼要造這一個新的 Architecture ,答案仍在尋找中。

嵐達網的文章真的是應該要好好寫,logan 真的寫的很好,我真的覺得是我不夠用心,但是最近竟然覺得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下降了 (明明讀的比以前多很多啊,怎麼會下降),不要為自己找理由。


---
記錄自己最近。

張貼留言